首頁 > 總裁小說 > 爆笑王妃寵翻天 > 爆笑王妃寵翻天目錄 個人書架  投票推薦  添加到百度搜藏 

120:小三登門

作者:水云行    

無彈窗,看的爽,手機請訪問!m.kanshutang.net 看書堂同步更新,速度快.

    百里子軒見狀,氣憤的要上前與他爭吵。

    洛顏兒卻淡定的攔住了他,不怒反笑,嘴角的笑容加深:“九王爺你的錢再多,我們并不稀罕,我們過來,只是要討回我們應得的賠償。

    我們也猜到你會如此為自己反駁,所以我將砸我們店的人也找到了,根據他在地上留下的腳印,我們可判斷出他是一個坡腳之人,根據鞋子的尺寸,我們也可判斷出他是一名男子。

    而今日我們去九王爺店中查看情況,正好遇到了一位坡腳的男子,他是你店里的伙計,不知是我們太幸運,還是九王爺太衰,證據就這樣被我們找到了。

    為了防止你的人將這個人轉移或者殺害,我已經讓我的另一個合伙人將此人暫時先扣押住了,并且讓他去此人的住處尋找昨晚行兇時穿的衣服鞋子,想必現在已經找到了,九王爺是要讓我的合伙人將人帶來這里對質?還是去衙門對質?或者——父皇那里討個說法?”

    百里墨寒聽到這話,氣憤的握起了拳頭,他沒想到洛顏兒一個小女子,竟有這般智慧和心機,是他輕敵了。

    “九王爺,很難做決定嗎?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們說的話,那我們也不在這里與你浪費時間了,畢竟我們的時間很寶貴,店鋪被你砸成那樣,還得重新裝修,我們只能進宮去找父皇說說此事了,十七叔,咱們走吧!”說著便要離開。

    百里墨寒被逼著不得不開口:“十七叔,七皇嫂請留步。”

    洛顏兒和百里子軒相視一眼偷偷的笑了,二人同時轉過身來。

    “九皇弟想好解決辦法了?是直接對質,還是去官府,或者進宮?”洛顏兒好心的詢問。

    “何須如此麻煩,折騰一圈之后,結果不就是希望本王能賠償你們的損失嗎?說說吧!打算要多少?”百里墨寒懶得和這兩個人周旋,今天算他倒霉。

    洛顏兒立刻拿出一張單子道:“這是裝修清單,九皇弟看看吧!”

    百里墨寒拿過來看一眼,冷聲道:“我會派人將這些錢送到你們店中的。”

    洛顏兒卻搖搖頭:“九皇弟誤會我們的意思了,只這些錢可不行。”

    “你想要多少?”百里墨寒的臉色立刻便陰沉了下來。

    洛顏兒嘆口氣道:“你別這樣看著我們,好似我們會敲詐你很多錢似的,我和十七叔不是那不講理又愛貪小便宜的人。

    我們已經定好了開業的吉時,不可能更改,所以在開業之前,我們要保證店鋪裝修好,還有短短三天的時間,自然要趕工期,趕工期肯定要加派裝修的工匠,而且還要夜以繼日的干,這錢自然也要翻幾番的,加上你這次的行為對我們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這精神補償也是少不了的,還有便是對我們店的影響,你說未開業前就出了這種事,多不吉利啊!所以你也要賠償損失,還要在開業當天,替我們的店做宣傳,凡事到你們店里購物的客人,你都要讓你們的店員向客人介紹我們的店。

    這補償的錢嘛!我也不多要,在這個裝修單子的基礎上翻五倍即可。九王爺意下如何?”

    百里墨寒怒瞪她,語氣陰冷道:“你這是敲詐?”

    “若是九王爺覺得我的要求不合理,大可去告我,或者到父皇面前揭發我,我覺得我已經對你手下留情了,若不是看在你與我們家王爺是親兄弟,看在你是十七叔侄子的面上,我肯定會翻十倍的,所以你就別不知足了。”洛顏兒一副自己吃虧委屈的模樣。

    百里墨寒氣憤不已,卻又拿她沒轍,她是吃準了自己不敢把此事鬧大,所以故意敲詐。

    “九皇弟,可考慮好了?若是覺得勉強,我們——”

    “不勉強。”百里墨寒氣急反笑道:“這點錢對本王來說九牛一毛,明日定當派人親自送到七嫂的店里。”

    洛顏兒滿意的點點頭:“九弟就是會辦事,既然如此,我們便不打擾了,九弟是大忙人,我們就不浪費你的時間了,十七叔,我們走吧!”

    “好,小九,好好忙你的正事吧!不用送了。”百里子軒開心的朝他揮揮手。

    百里墨寒咬著牙,臉上皮笑肉不笑道:“十七叔,七嫂,慢走,不送。”

    “告辭。”洛顏兒帥氣的抱拳,然后和百里子軒一同離開。

    二人走出九王府之后,立刻開心的仰天大笑。

    “太爽了。”洛顏兒痛快的喊道。

    百里子軒開心的像是插上了翅膀,隨時都會起飛般道:“發財了,發財了,小顏兒,你太厲害了,輕輕松松便從小九那里大賺一筆,佩服佩服。”

    洛顏兒帥氣的一甩頭道:“低調低調。”

    百里子軒四下看了眼小聲道:“對對對,不能露富。小顏兒,以后我一定要跟著你好好混,你真不是簡單的女子。”

    洛顏兒得意的拍拍他的肩道:“以后跟著姐,保準你吃香的喝辣的。”

    “好嘞,小顏兒女神,請上車。”百里子軒很狗腿的做了個請的手勢。

    洛顏兒立刻如驕傲的企鵝般上了馬車。

    門口的守衛一臉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這二人不是被趕走了嗎?怎么從王府里出來?他們不是十七王爺和七王妃嗎?為何七王妃說自己是姐?十七王爺竟對自己的侄媳婦這般崇拜,恭敬,這什么情況?

    此時管家從府中走出來,語氣嚴厲的下令:“傳王爺命令,府門前守衛玩忽職守,讓不該進來的人進了王府,每人罰俸三個月,領五十大板。”

    幾名侍衛立刻苦著一張臉跪下來領命,心里極度郁悶,這二人什么時候進去的?

    洛顏兒和百里子軒坐馬車離開九王府,事情解決了,準備回王府。

    在回去的路上,洛顏兒好奇的問向百里子軒:“十七叔,剛才聽你的意思,朝廷有規定,在朝中任職的官員和皇室中人是不準出去做生意的,為何百里墨寒可以出去做生意?難道皇上不知道?或者他有皇上的特許?”

    百里子軒氣呼呼道:“說起這件事便可氣,百里墨寒就是個奸詐小人,有一次春季狩獵,不知怎的戒備森嚴的皇家狩獵場里居然進了刺客,危機情況下,百里墨寒以身幫皇上擋住了刺客射來的羽箭,之后百里墨寒命懸一線,在御醫要幫他拔箭的時候,他向皇上提出了一個要求,當時情況那么危機,不管他提什么,皇上都會答應的。

    你猜那家伙提了什么要求?”

    洛顏兒猜測道:“難道他提出要做生意?”

    “沒錯,命都要沒了,他居然向皇上說,若是他不死,希望皇上能為他破例一次,允許他去做生意。

    當時情況那么危險,皇上自然會答應,就這樣,他拿到了皇上的特許,而且那小子命還挺大,受了那么重的傷居然活過來了。

    后來他便光明正大的去做生意了。

    這些年,可沒有少利用做生意撈錢,你想想,王爺出門做生意,誰敢和他搶生意啊!還不是個個巴結著他,希望他罩著,所以他成了皇室成員里最有錢的人,光明正大的將那些貪污來的錢洗白,你說他是不是很有心機,很卑鄙奸詐?”

    洛顏兒點點頭:“如此聽來,這個九王爺倒真有一套。”

    “何止有一套,他就是一肚子的壞水,我現在嚴重懷疑那次的刺殺是他自導自演的一出戲。”百里子軒憤憤不平。

    洛顏兒拍拍他的肩安慰道:“行了行了,別嫉妒了,不管是壞水也好,心機也罷,就算是他設計的那場刺殺,至少人家有那個膽量和心機,你敢用自己的生命去做這樣的賭注嗎?”

    百里子軒立刻搖頭:“我雖然也貪財,卻不會像他那樣,為了錢連命都不要。”

    “所以說,你有什么好嫉妒的呢!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膽小的怕膽大的,膽大的怕不要命的,百里墨寒就屬于不要命的那種,這種人,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便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得到,哪怕是使用卑鄙的手段,也在所不惜。”洛顏兒總結道。

    百里子軒立刻朝洛顏兒豎起大拇指:“小顏兒,你總結的太準確了,百里墨寒那個家伙絕對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在他眼里,只有錢,為了錢,什么事都能干的出來。”

    洛顏兒笑著打趣道:“這樣一想,他與我們倒是有些像同道中人,我也喜歡錢,你也喜歡錢,只是每個人實現夢想的方式不同,我喜歡錢,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光明正大的去得到。

    十七叔喜歡錢,想著用摳門節儉的方式得到。

    百里墨寒喜歡錢,使用一切手段得到,其實最終目的都是一樣的,只是中間的過程不一樣罷了。”

    “反正我就是看不慣他那種方式。”百里子軒毫不掩飾自己對百里墨寒的不滿和討厭,其實歸根結底便是嫉妒。

    馬車在七王府門前停了下來,二人一起走下馬車。

    洛顏兒看向百里子軒好奇的問:“十七叔不回自己府中嗎?”

    百里子軒笑著撓撓頭道:“哎呀!都到你們府前了,你怎么也得留十七叔吃了午膳再走吧!”

    洛顏兒無奈的搖搖頭笑了,這個十七叔,還真是一點改變沒有,依舊這么摳。工廠和玩具店開業一段時間了,他也分了不少錢,還是舍不得花,真不知他留著這么多錢做什么。

    洛顏兒蹦跳著朝府中走去,百里子軒學著她的樣子蹦跳著跟上。

    來到前院,正好遇到了百里御風。

    百里御風看到二人蹦跳著的模樣,洛顏兒顯得可愛俏皮,而十七叔這個樣子,則有些滑稽搞笑,真不知二人怎么這般投緣,居然能玩到一起。

    “風風。”洛顏兒看到百里御風,立刻朝他跑了過去,撲進了他的懷中。

    百里子軒見狀,也跟著跑了過去,喊著:“小七七。”要去抱二人。

    百里御風卻伸手推開了他,冷聲道:“十七叔,注意自己的身份。”竟敢抱他們二人,荒唐。

    百里子軒不滿的撇撇嘴道:“我是你們的叔叔,抱抱你們怎么了?小氣。難怪你是小七,這排行也是根據度量來的吧!”

    洛顏兒被百里子軒的話逗樂了。

    百里御風卻冷聲道:“本王讓你與王妃一起玩,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本王希望十七叔能注意分寸,保持距離,做好一個長輩該做的事,不可逾越。”

    “什么叫逾越,你這話說的好像我對你的王妃有什么不軌的企圖似的,在我心里,小顏兒就只是晚輩,最好的朋友,拉拉手,擁抱一下不是很正常嗎?有何不可?”百里子軒一副你少小題大做的表情。跟在洛顏兒身邊,這思想也變得比較開放了。

    可是這話落在醋壇子七王爺耳中,便異常的不滿:“牽手,擁抱?”不滿的看向洛顏兒。

    洛顏兒知道這家伙又吃醋了,趕忙解釋:“十七叔就那么比喻一下,沒有這么做過,他在與你開玩笑呢!”

    百里御風冷聲警告:“十七叔若是敢那么做,別怪本王廢了你的手。”

    百里子軒立刻嚇得把手背到身后,聲音顫抖道:“你,你少恐嚇我,小顏兒只是,只是我的朋友,晚輩,我絕對沒有非分之想,我們的友誼是很純潔的,你少玷污我們的友誼。”

    百里御風懶得與他廢話。

    此時門口的一位侍衛進來稟報:“啟稟王爺,南華國的公主來了。”

    洛顏兒聽到這話立刻不悅起來,怒瞪百里御風質問:“怎么回事?你站在前院就是為了等那個魚刺公主?”

    “王妃休要胡言。”百里御風不悅道,她怎能誤會自己呢!

    “你竟然為了那個外國公主說我胡言,我看你就是看上那個魚刺公主了,虧我一直想著你,你卻想著別人。”洛顏兒氣憤又委屈道。

    百里子軒立刻看向百里御風訓斥道:“你個臭小子,怎么能這么對我們小顏兒呢!看我怎么收拾你。”說著便要擼胳膊卷袖子,好似要和百里御風大干一場似的。

    結果百里御風一個冷冽的眼神掃過去。

    百里子軒立刻嚇得慫了,慢慢的將手放下。

    百里御風看向洛顏兒解釋道:“你誤會本王了,本王剛從軍營回來,走到這里,便聽到了你和十七叔的聲音,所以停下了,然后便看到你們進來了。”

    “真的?”洛顏兒看著他的眼睛確認。

    百里御風點頭。

    他真誠的眼神,讓洛顏兒心中的不悅和擔心一掃而空,臉上揚起笑容道:“只要你不是為了等那位魚刺公主的就行。”

    百里子軒看著這一幕,詢問道:“小顏兒,你怎么這么好哄啊!這就放過他了?怎么也得和他大鬧一場,好好的懲罰懲罰他啊!”

    洛顏兒立刻不滿的看向他質問:“我和風風之間的事,有你什么事,需要你插手嗎?你這么希望我們二人吵架,有何目的?”

    百里子軒一臉懵,委屈道:“小顏兒,我可是在幫你,你怎么能這樣懷疑我呢?嗚嗚嗚,我傷心了,我不管,今天中午你若是不給我準備一桌豐盛的午膳賠罪,我絕對和你絕交。”

    洛顏兒撇撇嘴譏嘲道:“瞧你那點出息。”

    “王爺,南華國公主還在門口等著呢!說是有重要的事找王爺談。”被當做空氣的侍衛再次開口,征求主人的意見。

    洛顏兒看向百里御風。

    百里御風回視她笑問:“王妃覺得本王是讓南華國公主進來,還是不讓進來?”

    洛顏兒冷哼聲道:“我怎么知道,人家是來見王爺的,還說有要事相求,臣妾可不敢干涉,萬一影響了兩國邦交,豈不是我的責任,這么大的罪名,我可承擔不起。”

    “若南華國公主真有要事商談,可去驛館或者皇宮商談,登門拜訪談要事,多有不妥,拒絕也情有可原。你是本王的王妃,是七王府的女主人,讓誰進,不讓誰進,你說的算,本王把這個權利交給王妃。”百里御風不想再惹她不高興,一切以她為重。

    侍衛聽到這話,額上滑下三條黑線,什么情況?王爺竟對王妃娘娘這般寵溺,南華國公主來府中拜訪,換做其他王爺,肯定會熱情招待,怎么到了他們七王府,畫風卻變成這樣呢?王爺真不怕得罪了南華公主,公主到皇上面前參他個破壞兩個邦交,不友善的罪名嗎?

    百里御風這么說,洛顏兒心里喜滋滋的,心里也清楚,他這么做,是不想讓自己誤會和生氣,既然他如此為自己著想,自己也要為他著想,不管南華國公主上門是不是真的有要事談,也不管她是不是自己的情敵,至少她現在是兩國的和平使者,代表的是兩個國家將來的友好,若是百里御風真的將她拒之門外,只怕會對兩國的邦交有影響,雖然心中對那個公主不滿,卻不想因為自己的任性而給他帶來麻煩。

    所以看向侍衛道:“既然南華國公主來府中拜訪,自然要請進來,快去請公主進來,別怠慢了人家,顯得咱們傲岳國小氣。”

    “是!”侍衛立刻退下了。

    百里御風看著這一幕,很欣慰,他的王妃還是很識大體的。

    百里子軒卻分析道:“小顏兒,我覺得那個南華公主好像看上了咱們小七,你讓她進來,豈不是引狼入室,小心后患無窮啊!”

    洛顏兒看向百里御風詢問:“王爺,會是后患無窮嗎?”

    百里御風語氣堅定道:“本王今生只愛王妃一人,絕不會讓別的女人成為你我之間的后患。”

    洛顏兒滿意的笑了,看向百里子軒得意的揚起下巴道:“十七叔聽到了吧!我的夫君可是很專情的。”

    百里子軒搖搖頭道:“墜入愛河的女人,智商果然都會下降,你忘了你之前說的話了:情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張破嘴嗎?男人的承諾若是可信,母豬都能上樹,這是不是你說的?”

    “王妃竟說過這種話?”百里御風看向洛顏兒詢問。

    百里子軒剛要開口。

    洛顏兒趕在他前面開口訓斥:“你給我閉嘴,你是故意來破壞我和風風感情的是不是?你再敢廢話,信不信我立刻讓人將你趕出去,不讓你在這里蹭飯。”

    百里子軒嚇得趕緊捂住自己的嘴,眼神真誠道:“我錯了。”

    洛顏兒瞪了他一眼,趕忙看向百里御風,賠著笑臉道:“王爺,你莫要聽十七叔胡說,那些話,臣妾不是說你的啦!你能和別的男人一樣嗎?

    臣妾說這話的時候還沒有愛上你呢!所以才會那么說,愛上你之后,臣妾便再也沒有那么想過。”

    “王妃為何會說出那樣的話?是因為太子對你的背叛嗎?”百里御風詢問,這得是受過多大的傷害,才會說出那樣的話,太子對她的傷害真的有那么大嗎?因為太在乎過,所以被傷了之后,才會說出那么絕望的話吧!

    洛顏兒立刻搖頭解釋:“那些話是我聽別人說的,是很流行的網絡語,只是隨便有感而發,與任何人都無關,太子對于我沒有任何的影響,我才不會為他發出那種悲傷的感慨呢!顏顏的心中只有風風,只要風風不背叛顏顏,不傷害顏顏,顏顏永遠不會對愛情絕望。”依偎進他懷中撒嬌。

    百里子軒搖搖頭,側過身去,喃喃道:“這狗糧撒的,也太突然了,真是沒眼看。”

    百里御風聽到這番話自然是開心的,擁過她的肩,嘴角勾起笑容,卻好奇的問:“顏兒說的網絡流行語是何物?顏顏又是從哪里聽別人說的?感覺顏顏好像去過一個很神奇的地方?”

    “呃——”洛顏兒的腦袋快速運轉著,一激動便容易口不擇言,要怎么和他解釋呢?

    “七王爺。”一道明朗的聲音傳來,便見一位藍衣女子帶著一群身穿南華國衣服,帶著面巾的女子走進來。

    不過今日的藍羽辭卻沒有戴面紗,依舊是一身藍色的衣衫,華麗耀眼,氣質依舊是那般的趾高氣揚,像是高傲的企鵝,感覺全世界的人都該仰望她。

    一張臉小巧精致,帶著幾分英氣,又有幾分西域女子的嫵媚,絕對算得上大美人,眼睛從一進門便盯著百里御風看,恨不得將他吸進自己的雙眸般。

    洛顏兒心中很不悅,但面上卻沒讓自己表現出來,不著痕跡的挽過百里御風的胳膊,嘴角的笑容加深,熱情的招呼道:“南華國公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藍羽辭也勾著唇角道:“羽辭不請自來叨擾了,還請七王爺莫要怪罪才是。”

    百里御風客氣道:“公主嚴重了,公主來府中做客,本王和王妃很歡迎。”

    “如此便太好了,羽辭也不是那矯情之人,今日過來,不止是拜訪,還想在七王府吃頓飯,體驗一下傲岳國人的熱情好客,不知七王爺和七王妃是否愿意招待羽辭?”視線看向洛顏兒,眸中有幾分挑釁的意味。

    洛顏兒笑容明媚道:“既然公主不嫌棄,本妃和王爺自然很樂意招待公主,飛霜,吩咐廚房,今天的午膳要多加幾道菜,讓南華公主好好嘗嘗咱們傲岳國的美味佳肴。”

    “是!”飛霜立刻領命退下了。

    百里子軒聽到這話,在心中大呼自己太幸運了,可以大飽口福了。

    藍羽辭微頷首道:“多謝七王妃的熱情招待。”

    “客氣客氣,我們傲岳國人向來熱情好客,公主遠道而來,是我們的貴客,我和王爺自然要盡地主之誼,是吧王爺?”笑著看向百里御風。

    百里御風回視她,濃濃的愛意在彼此間流動,溫聲開口道:“王妃所言極是。”

    藍羽辭一臉崇拜的看向百里御風道:“這次傲岳國之行,最想見到的人便是七王爺,早就聽聞七王爺的大名,之前在戰場上看到過七王爺的英姿,這次能近距離的看到七王爺,是羽辭的榮幸,能在七王府做客,羽辭欣喜若狂。”

    洛顏兒回道:“公主莫要客氣,你是客人,我們王爺會把你永遠當成客人,既然是客人,登門拜訪,我們豈有不招待的道理。”今天她是百里御風的發言人,不能讓百里御風和這個魚刺公主有過多交談。

    永遠是客人這句話,藍羽辭自然聽出了話外的意思,不過她藍羽辭向來就不是輕易認輸的人。

    “多謝七王妃,初次拜訪是客人,那羽辭多來幾次,是不是就不是客人了?羽辭好想成為七王的自己人,因為羽辭真的很崇拜王爺。”藍羽辭挑釁的朝洛顏兒挑挑眉。

    洛顏兒沒想到這個魚刺公主竟把話說的這么直接,太不要臉了。

    百里子軒看著這一幕,感受到了濃濃的火藥味,為了自己不被無辜傷害,不著痕跡的往后退了一步。

    洛顏兒看向百里御風,看他怎么說。

    百里御風沉穩淡然道:“公主能來七王府做客,我和王妃歡迎,但客人永遠是客人,若是不將公主當客人招待,便是本王對公主不敬,對兩國的邦交不重視。”

    洛顏兒很滿意百里御風的回答,挑釁的看向藍羽辭,挑挑眉,一臉得意。

    藍羽辭卻依舊笑著說道:“羽辭今日登門拜訪,只是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來拜見王爺,與兩國邦交無關,王爺無需有這些心理負擔。”

    洛顏兒不客氣的回擊道:“公主,實不相瞞,我們王爺肩負重任,手握重兵,平時忙的很,若公主不是以南華國公主的身份來見我們王爺,我們王爺還真沒時間招待你。

    若是隨隨便便一個普通人都能得到王爺的接見,世上崇拜王爺的人多了,王爺每天只招待這些人便招待不完,還要不要做正事了?”

    藍羽辭聽到這番話,心里氣惱,面上卻未表現出來,而是加深笑容道:“七王妃言之有理,七王爺是人人敬仰的戰神,的確有很多人仰慕,崇拜。”

    洛顏兒在心中感慨:這個魚刺公主,也是個演技派呀!這樣都能忍下。

    “那是自然,仰慕我們王爺,愛慕我們王爺的人多了,但她們也只能在心里偷偷的想,不像顏兒這般幸運,能做王爺身邊之人。”洛顏兒一臉自豪。

    藍羽辭淡淡一笑道:“只要心中敢想,或許就有美夢成真的一天,戰神七王,是天下人心中的神,又豈是王妃一人的?

    戰場上看到王爺的英姿,羽辭便覺得,世上再無男子能像王爺那般令人敬佩,著迷。”

    又是戰場上,百里御風不是說之前沒有與她相遇過嗎?

    皮笑肉不笑的看著百里御風,故作好奇的問:“王爺,原來你之前還與南華公主并肩作戰過呢?”

    百里御風見她誤會了,趕忙解釋:“本王從不記得之前見過南華公主?”

    藍羽辭羞澀一笑回道:“很早以前便聽聞過王爺的大名,便對王爺心生崇拜,在傲岳國與南華國聯手攻打錫蘭國時,皇兄親自領命與七王爺一同御敵,于是羽辭便求皇兄帶著自己一起去,想目睹七王爺的風華。

    皇兄拗不過羽辭,便同意,所以羽辭有幸站在城樓上看到七王爺在戰場御敵的英姿,從那之后,便將王爺的英姿深深的記在了心中。

    王爺雖未見過羽辭,但羽辭對王爺卻是念念不忘,這次來傲岳國,除了以使臣的身份而來與傲岳國結盟,還有羽辭的一個小小私心便是能有緣再見到王爺。

    好在王爺恰巧在京城,所以羽辭才能有緣見到,這是不是說明羽辭與王爺有緣呢?”藍羽辭嬌羞的看向百里御風。

    百里御風卻不為所動,語氣清冷道:“多謝公主對本王夸贊,本王愧不敢當,至于緣分,本王今生只與自己的王妃有緣。”

    洛顏兒立刻眼冒紅心的看向他,若不是顧及有這么多人在,早就上前親他一口了。這家伙,越來越會說話了,深得她心啊!

    藍羽辭聽到這話,雖心中傷心,面上卻依舊淡淡的笑著,她不會輕易放棄的。

    “公主不是找我們王爺有要事商談嗎?院中太冷了,公主快廳堂請吧!”洛顏兒心情大好,不再與藍羽辭斗氣,而是熱情的招待道。

    藍羽辭微頷首,隨他們一起朝廳堂走去。

    來到廳堂,藍羽辭先開口道:“王爺,羽辭找你有事要說,是否可單獨與你聊?”得意的看了眼洛顏兒。

    洛顏兒心中氣惱,直罵她卑鄙,藍羽辭知道傲岳國女子不得干政,所以故意利用兩國結盟使臣的身份提出這種要求。

    “王爺,你去吧!臣妾相信你。”洛顏兒這個是時候,沒有再與藍羽辭做口舌之爭,剛才他處處護著自己,讓自己看到他的真心,讓自己對他放心,此刻她的心是信任他的,所以不想因為自己的小女子心思,影響了他的正事。

    百里御風微點頭,沉穩開口:“公主書房請吧!”

    “好。”藍羽辭得意的看了眼洛顏兒,跟著百里御風朝書房走去。

    二人走后,百里子軒立刻走到洛顏兒身邊詢問:“你真的放心讓他們二人獨處?”

    洛顏兒故作大方道:“有何不放心的,我相信百里御風。”

    百里子軒卻嘆口氣道:“可是你放心那個南華公主嗎?我算是看出來了,那位南華公主對小七可是愛慕的不要不要的,看小七的眼神都冒著紅心,這次來傲岳國,只怕也是專為小七而來,有備而來,你這樣放他們二人獨處,就算小七信得過,可那個南華公主呢?萬一她來強的,小七能招架的住嗎?”

    “強的?”這讓洛顏兒忍不住想到了她和百里御風的初遇,當時她對百里御風便是用強的,后來百里御風竟愛上了她。那貨不會真好這口吧!看藍羽辭那個性格,做出強來這種事,也不是不無可能?

    “那你說現在怎么辦?我既然已經答應了讓他們二人單獨談事情,總不能跟過去吧!豈不顯得我太小氣了?也會讓百里御風覺得我對她不信任,他會生氣的。都怪你,非要與我說這些,我明明是很相信百里御風的。

    只是——那個外國公主,我真的沒底,萬一他真的對風風做出不軌的行為,風風能招架的住嗎?”然后不滿的瞪向百里子軒道:“關鍵時刻你也幫不上我什么忙,你若是在朝中有職務,便可順理成章的跟過去,便可幫我監視他們,不,風風不需要監視,只需監視那位南華公主便可。可是你卻沒有任何職務,幫不上忙。”現在終于理解為何百里御風看到她與別的男子走的近心里不痛快了,這種滋味還真的不好受。

    百里子軒一臉委屈道:“你們兩口子的事,怎么能怪到我頭上呢!我不喜歡朝堂,在朝中沒有職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若是我在朝中有職務,怎么可能和你一起去做生意呢?我不過是好心提醒你,你這樣埋怨我,我很冤枉的。”

    “既然幫不上忙。干嗎要提醒我?害的我心里忐忑。”洛顏兒不滿道。

    百里子軒道:“既然不放心,就派人去墻角聽著好了,一旦發現異常,立刻沖進去。”

    “這,不好吧!”洛顏兒心里猶豫。

    “那你就在這里擔心著吧!”百里子軒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

    青綰見狀開口道:“小姐,奴婢幫你去看看吧!”其實他們這些旁觀者都看得出來王爺對小姐的愛,對那個南華公主冷漠,可小姐身為當局者,不放心也是合理的,為了讓小姐放心,她愿意過去看看。

    洛顏兒立刻點頭:“好,你去看看。”

    青綰立刻離開了廳堂。

    很快青綰便回來了。

    “怎么樣?”洛顏兒立刻上前詢問。

    青綰笑著回道:“小姐放心,書房的門是開著的,林翼和飛霜都在書房里,小姐擔心的事不會發生。”

    洛顏兒聽后松了口氣,瞪向百里子軒道:“我就說風風是可信的,你非要在這里挑撥我們夫妻的關系,到底是何居心?”

    百里子軒委屈的指向自己:“怎么又成我的不是了?我這可是為你好。唉!交友不慎呢!竟交了你這個隨時隨地把我當出氣筒的損友。”

    “這話是我說才對,我才交了個損友呢!居然敢懷疑我家夫君對我的忠誠。”洛顏兒不講理的揚起下巴。

    百里子軒走到椅子上坐下,悠閑的喝口茶道:“我大度,不和你這個小女子一般見識,我知道你心中不是這么想的。”

    洛顏兒不屑的撇撇嘴,其實卻被百里子軒說中了,她心里的確不是那么想的,其實在這個陌生的時空,能遇到百里御風是幸運的,而能認識百里子軒,也是幸運的。

    百里御風平時很忙,能陪著自己的時間真的很少。

    其實與百里子軒在一起的時間比和他在一起的還要多。

    因為一起做生意的原因,經常和百里子軒見面,二人雖然是叔叔與侄媳婦的關系,卻又是無話不談的朋友,不管自己對他說什么,他都不會真的生氣,同樣自己對他也是。

    彼此很了解,也知道彼此對這份友誼的在乎。

    雖然會經常忒他,損他,可是心里卻真的很在乎他這個朋友。

    因為有他的存在,讓自己在這里多了很多快樂。

    別看平時十七叔好像沒個正形,貪財,摳門,膽小,可若是真的遇到危險了,他會一把將自己護在身后,盡到長輩的責任。

    所以他心中很感激百里子軒的陪伴和信任。

    而自己對他也很信任,不管有什么話,都愿意與他說,因為心里清楚,他會幫自己保密。

    百里御風是自己在這個時空最愛的男人,而百里子軒是自己在這個時空最在乎的朋友。

    如果有一天自己穿回去了,一定會很想他們的。

    “十七叔,你后悔認識我嗎?”洛顏兒看向他詢問。

    百里子軒雙眸真誠的看向她,嘴角揚起燦爛的笑容道:“說心里話,小顏兒,我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便是遇到了你,在這之前,感覺自己的人生渾渾噩噩,雖然很想發財,卻只想著摳門,從不知做生意可以掙這么多錢,可以這么有成就感。

    從你口中,我知道了很多新鮮的詞,也懂得了夢想不能靠幻想,而是要付出行動。

    所以我早在心中下了決定,我這輩子跟定你了,跟著你,絕對能實現我的夢想。”

    洛顏兒聽到這話,感動的差點哭出來,趕忙背過身去,假裝沒事人般道:“十七叔,你可是男人,我只是一個小女子,我還需要你罩著呢,你怎么能說出跟定我這樣的話呢!你要自己學會經商,而不是一直指望著別人。”我早晚會離開的,你若是太依賴我,到時我走了,你怎么辦?所以要好好的教他如何經商,夜大哥在經商方面很有經驗,既然十七叔對經商感興趣,有時間要拜托夜大哥好好教教他。

    “你是我的侄媳婦,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輩子跟著你,指望你怎么了?誰愛說誰說,我才不在乎呢!反正我比你們大,照你這身體狀況,肯定能活一百歲,你養我一輩子絕對沒問題。”

    “十七叔,你能不能男人一點,你這樣會讓我看不起你耶!你跟著我,就要學會經商,你若是不思進取,我可不帶你。”洛顏兒威脅道。

    百里子軒慎重道:“別不帶我啊!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跟你學經商,你讓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還不行嗎?但我是你的叔叔,不管到什么時候,你都不能不管我,等我老了,還指望著你和小七養我呢!”

    “我們憑什么養你啊!你雖然是我們的叔叔,可養你一輩子這種事,應該是你兒孫的責任,你該不會打算一輩子不結婚吧?”這家伙該不會真的因為怕花錢娶媳婦,而打一輩子光棍吧!

    “不結婚怎么了?有錢就行了,要媳婦干嘛?你不也說過,像我這么摳門的男人,哪個瞎了眼的女人愿意嫁給我啊!”百里子軒對自己的認知還是很到位的。

    洛顏兒扶額:“十七叔,我那是與你開玩笑的,你可不能當真,千萬別在心里留下什么陰影。男人掙錢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將來給自己的女人花啊!一個人過一輩子,未免太凄慘,太悲哀了吧!其實錢不應該是人生唯一奮斗的目標,去追一個喜歡的人,追到手,比擁有很多很多的錢更有成就感。”

    百里子軒立刻搖頭:“不可能,我只喜歡錢,沒有什么比讓我看到錢更興奮。”

    洛顏兒立刻誘導道:“那十七叔幻想一下,你面前站著一個女人,婀娜多姿,貌美如花,會彈琴,會跳舞,舞姿銷魂,一步步朝你走來,衣衫落下,依偎進你懷中——”

    百里子軒想了想,眉頭微蹙,認真的詢問道:“這么冷的天,脫衣服不會凍死嗎?”

    ------題外話------

    十七叔這腦回路,讓人無言以對啊!直男無疑。
閱讀設置

鼠標滾屏說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設置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① 精彩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連載于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更多關于《爆笑王妃寵翻天》內容, 請關注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本站已開通手機(m.kanshutang.net)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爆笑王妃寵翻天》最新情節!
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爆笑王妃寵翻天》(作者:水云行)及有關此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 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爆笑王妃寵翻天》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④《爆笑王妃寵翻天》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水云行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小說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真人游戏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