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代言情 >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目錄 個人書架  投票推薦  添加到百度搜藏 

639.【姻緣(十一)】——雙喜臨門

作者:三木游游    

無彈窗,看的爽,手機請訪問!m.kanshutang.net 看書堂同步更新,速度快.

    距離穆霖昏迷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上官凌帶著鳳泠出門,也差不多一個月了。

    穆妍進了穆霖的院子,走到房間門口,停下腳步,就聽到里面傳出連菁輕聲說話的聲音。

    “穆師伯……以后不能叫你師伯了,我總是忘記,我要叫你穆小霖,嘻嘻。”

    “你怎么還不醒啊?再過五天,就是我爹娘和師父給我們定的婚期了,你要是錯過了,那我就不嫁給你了……好像也不行,我還是得嫁給你,我爹娘和我大哥都好喜歡你的,你曾經欺負我的,我都要欺負回來,你等著!”

    “師父說,等我們成親了之后,他們要回天羽大陸,蕭伯父和蕭伯母跟女兒分開很久了,早就想回去看看了。他們可能要在那邊住一段時間,幾個月,一兩年都有可能,到時候咱們也一起回去吧!我也想看看你出生的地方長什么樣子。聽師父說,你曾經很多年行動不便,跟師父一起在一個廟里住過,我都想去看。”

    “我給你做的新衣服做好了,等你醒了就可以穿了,可能會有點寬,因為你最近真的瘦了好多啊,不過我也不改了,等你醒了,我給你做好吃的,你要趕緊把掉下去的肉吃回去,不然我就嫌棄你丑了,又老又丑,嗯……你要是醒了,聽到這個,肯定想打我,不過現在我不怕你了!”

    “你對我真的是一見鐘情啊?其實我很得意,嘿嘿!不過以后我也會對你好的。但是你再敢說我做的湯太淡了,我就讓你喝鹽水,哼!”

    ……

    穆妍微微一笑,推開門走了進去:“大嫂,哪天你給我大哥喝鹽水的時候,記得通知我們過去圍觀,我想看看他怎么面不改色地喝下去。”

    連菁臉色微紅,也不知道穆妍什么時候來的,聽到了多少,站起來小聲說:“那我在水里放一點點鹽,也是鹽水嘛。”

    “得,你這么心疼我大哥,你倆才是兩口子,是我想多了。”穆妍笑著說。

    “我最喜歡的還是師父。”連菁抱著穆妍的胳膊,看著穆妍說,還是管穆妍叫師父。

    “可惜了,我不是個男人,否則我大哥哪有機會?”穆妍捏了一下連菁的下巴,唇角微勾。

    “師父,他什么時候才能醒啊?先前說的一個月,今天就正好一個月了。”連菁正了正神色,看著穆妍問。

    穆妍過去給穆霖把脈,思忖了片刻之后說:“可能還需要再等等,那次傷得太重了。我說的是一個月左右,別急。”

    “可是再過五天就是……”連菁紅著臉說,“那要是他到時候還沒醒過來,怎么辦啊?”

    “迫不及待想當新娘子了?”穆妍打趣連菁,“放心,婚期不改,到時候他沒醒,我扶著他跟你拜堂,不過入洞房的事情,就只能等他醒過來了。”

    “哎呀,師父你說什么呢?”連菁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兒,“誰著急了?我是想說,不如婚期推遲,省得準備好了,到時候又不成了,我聽說酒席都在預備了。”

    “這個,再過幾天看看吧。酒席就先預備著,到時候他真不醒,婚期推遲,但酒席我們照吃,等你們真成親再準備就是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穆妍揉了揉連菁的頭發。

    “哦,這樣也好。”連菁點頭。

    穆妍離開了,連菁在床邊坐下,握住了穆霖的大手,貼在自己的臉上,輕聲說:“其實,我有點想你了……”

    四天時間過去,穆霖還是沒有蘇醒的跡象,但是神兵城城主府已經張燈結彩,一片紅彤彤的,準備辦喜事了。

    太陽快落山了,晚霞漫天。

    在子夜城喝完獨孤傲和容箏兒子的滿月酒,算著時間趕著回來參加穆霖和連菁婚禮的上官凌和鳳泠,這會兒還在船上。

    鳳泠穿了一身白色的裙子,是容箏送給她的。容箏還送了她一把琴,她本來不會彈琴,最近正在跟著上官凌學。

    此時鳳泠就坐在船頭撫琴,白衣飄飄,長發如瀑,神情專注,不過琴聲斷斷續續的,因為她在學一首新的曲子,還不熟悉。

    上官凌輕手輕腳地靠近,從背后抱住了鳳泠,握住鳳泠的手,溫柔地說:“我來教你。”這個姿勢,他好喜歡,鳳泠身上真的好香啊,一靠近就讓他有點心猿意馬……

    結果下一刻,鳳泠手肘往后一擊,上官凌就被打了出去,跌坐在了地上……

    上官凌一臉苦逼地說:“鳳泠,你不是都答應跟我在一起了嗎?抱一下都不行?”

    “我在彈琴,你該做什么做什么去。”鳳泠說著沒有抬頭,還在思考接下來的譜子。

    “我教你啊!”上官凌一臉無辜地說。

    “動機不純,滾遠一點兒。”鳳泠很高冷地說。

    上官凌從地上爬了起來,眨了眨眼睛:“動機純是不是就可以了?我不想教你彈琴,就只想抱你,你就說行不行吧?”

    “不行。”鳳泠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鳳泠……鳳老大……人家在一起談情或愛的,拉拉小手抱一抱親一親,都很正常,你為什么不讓我碰?”上官凌弱弱地問。

    “我只是說答應跟你在一起試試,如果不行就散。這也是為了你的清白著想。”鳳泠神色淡淡地說。

    “我行!我不需要清白,你想對我做什么都可以!”上官凌脫口而出。

    鳳泠這才轉頭,看向了上官凌,若有所思。

    上官凌嘿嘿一笑,在想鳳泠是打算跟他拉拉小手,還是抱一抱,還是親一口……

    結果就聽鳳泠說:“過來。”

    上官凌顛顛兒地跑了過來,鳳泠說:“把手伸出來。”

    上官凌伸手,又縮了回去:“我去洗一洗再過來,很快!”

    上官凌話落跑了,探身在海里洗了洗手,然后拿帕子認真地擦干,又聞了聞,才嗨嗨地跑回了鳳泠面前,把骨節分明的大手伸過去,很大方地說:“給你!隨便牽!你走哪兒牽哪兒,我都可以!”

    鳳泠無語地看著上官凌:“我就想給你把個脈,你要不要這么傻?”

    上官凌神色一僵:“又把脈啊……”白高興一場,還以為鳳泠打算跟他牽牽小手……

    “嗯。”鳳泠開始給上官凌把脈,神色很認真。

    “為什么要把脈?”上官凌不解。

    “看你行不行。”鳳泠神色很淡定地說。

    上官凌老臉一紅,神色變得緊張起來:“這個……肯定沒問題!”他沒想到鳳泠骨子里這么奔放,不拉手不抱抱不親親,直接要那個嗎?他可以的!

    “嗯,還行吧。”鳳泠放開了上官凌。

    上官凌表示對鳳泠的評價不滿意:“什么叫還行吧?我很行的!”

    “傻樣兒。”鳳泠涼涼地看了上官凌一眼,“再把手伸過來。”

    “哦。”上官凌乖乖地把手伸到了鳳泠面前,鳳泠伸手,放上去,握住,很快松開了。

    “好了,接著駕船去。”鳳泠又轉身接著彈琴去了。

    上官凌嘿嘿傻笑,把剛剛被鳳泠握過的手貼在了臉上,然后又親了一口,歡快地跑去接著駕船往前走了。本來船上是有其他人伺候的,鳳泠說不需要,上官凌覺得他們礙眼,就分了兩艘船回來。

    “鳳泠,你看落日,好美啊!還記得那天咱們倆一起去看落日,碰上了大雨,還看到了彩虹,這是天意讓我們在一起!”

    鳳泠在船頭,上官凌在船尾,聽到上官凌的聲音,鳳泠抬頭,看了一眼落日,晚霞瑰麗絢爛,她微微一笑,低頭接著撫琴去了。

    “鳳泠,反正穆霖和連小妹明天成親,咱們明天一早能趕回去就可以了,慢慢走吧,晚上一起在船上看星星!”上官凌對于跟鳳泠獨處的時光馬上就要結束這件事,感覺很可惜,不想這么快回去。

    “快一點,天黑之前趕回去,我餓了,想吃紅燒肉。”鳳泠開口說。船上畢竟條件有限,上官凌下過兩次廚房,黑暗料理小能手,而鳳泠自己會做飯,但是以前一個人生活的時候,做飯基本都是為了果腹,清淡無味,在神兵城吃了那么多美食,跟上官凌出去一趟又吃到了更多的美食,她已經不喜歡吃以前那些沒有味道的食物了。

    紅燒肉是齊玉嬋的拿手菜,鳳泠第一次吃之前還很遲疑,感覺會很膩,結果吃了一回就愛上了。這次出門在外很是想念,打算回頭讓上官凌好好學學廚藝。

    “哦!好!”上官凌一聽心愛的姑娘餓了那還了得,趕緊加快速度,往神兵城的方向趕了。

    入夜時分,神兵城出現在視線中,鳳泠的一首曲子又彈了好幾遍,把琴收了起來,起身看著燈火闌珊的神兵城,突然有種回家的感覺,仿佛在這里住了很久了。

    鳳泠身姿輕盈地飛身上岸,就看到兩個人像是從天而降,出現在她面前,嚇了一跳,定睛一看,發現是上官凌的父親和大伯。

    “兩位前輩怎么在這里?”鳳泠感覺有些奇怪。

    “哈哈!我們來散步的!沒想到這么巧,碰上你們了!鳳姑娘,你們出去這趟怎么樣啊?玩兒得開心嗎?凌兒有沒有照顧好你?你有什么不滿的,跟我們說,我們幫你揍他!”上官憫笑容爽朗地說。

    “先回去,馬車在那邊,鳳姑娘我們走,回家吃飯,你一路回來肯定餓了!”上官恪笑容慈祥地說。

    然后,飛身下船的上官凌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爹和他大伯迎上鳳泠就一起跑了,看都沒看他一眼……

    “哎!等等我啊!”上官凌拔腿追了上去。

    回到城主府,到處一片喜慶,上官凌忍不住開始幻想,等他成親的時候也要這樣。

    鳳泠說她先回去換身衣服,上官凌立刻說他去準備飯菜。

    等鳳泠走了,上官凌就要去找齊玉嬋,求她幫忙做盤紅燒肉,就被上官恪和上官憫架著,回了他自己的院子。

    “爹,大伯,你們干嘛?鳳泠餓了,我得去給她準備吃的。”上官凌說。

    “我去。”上官恪話落就要走。

    “哎大伯!你不知道她喜歡吃什么!她現在就想吃小玉做的紅燒肉!”上官凌說。

    “哈哈正好!今天晚飯小玉就是做了紅燒肉,還專門留了一份,我就說穆霖要成親,你們倆指定得回來!”上官恪話落就跑了。

    上官凌回頭,看到他家老爹盯著他,臉上帶著意味不明的笑意,讓他心里感覺毛毛的……

    “凌兒啊!”上官憫一臉慈愛地叫了一聲。

    “哎……”上官凌弱弱地回答,“爹你有啥事,直說就行,別這樣,我害怕。”

    “你跟兒媳婦兒的事,怎么樣了?”上官憫笑容滿面地問。

    上官凌嘿嘿一笑,嘚瑟之氣呼呼呼往外冒:“她已經答應跟我在一起了!”

    上官憫神色一喜:“真的!你小子不錯嘛!”說著砸了一下上官凌的肩膀。

    上官凌感覺差點吐血:“爹,別激動。”

    “凌師兄,你這回真的還不錯。”穆妍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下一刻,她推開門走了進來。

    “阿九師妹,你怎么來了?”上官凌愣了一下。

    “聽說你們回來了,過來看看情況。”穆妍說。

    “哦,我們挺好的,應該說,特別好!”上官凌很得意地說。

    “鳳泠真答應跟你在一起了?”穆妍坐下,拉著上官憫也坐,一副打算好好審審上官凌的樣子。

    上官凌嘿嘿一笑:“當然啦!”

    “她什么時候答應的?怎么答應的?你們倆現在發展到哪種程度了?”穆妍張口就問了三個問題。

    上官凌傻笑著說:“一路上我對她關懷備至,跟她講了好多故事,帶她去了我去過的好玩的地方,吃了很多好吃的,我能感覺到,她對我越來越溫柔了!在子夜城喝獨孤小白的滿月酒的時候,鳳泠說,孩子好可愛,我說自己生的更可愛,她就答應跟我在一起了,說先試試,哈哈!我們今天都牽過手了,嘿嘿!”

    穆妍扶額,上官憫無語:“一個月了,到今天,才牽了個手?”

    “阿九師妹教我的,慢慢來嘛,我已經很開心了!”上官凌笑得一臉傻兮兮。

    “師父,準備的東西這回應該用不上了。”穆妍對上官憫說。

    “不行,還是要試試!”上官憫說。

    “準備的什么東西?”上官凌不解。

    穆妍笑了:“兩位師父本來以為,你跟鳳泠回來,就可以直接拜堂入洞房了,跟我大哥同一天辦喜事,一切都準備好了,可惜……凌師兄你今天才拉到鳳泠的手,明天成親,不太可能啊。”

    “啊?你們打算讓我們明天跟穆霖一起成親?”上官凌突然有點激動,“都準備好了?”

    “準備好有什么用?看你那傻樣兒,還不知道啥時候能把媳婦娶到手!”上官憫吐槽上官凌。

    “我去問問鳳泠,萬一她同意呢!哈哈!”上官凌話落,就飛奔著出去了。

    “這孩子……阿九,你覺得鳳泠能同意嗎?”上官憫眼含期待地問穆妍。

    穆妍輕笑了一聲:“這個嘛,還真不一定。”

    “穆霖醒了沒?”上官憫問。

    穆妍搖頭:“還沒有,不過今天夜里醒來的可能性很大,不耽誤明天的喜事。”

    “那就好,希望凌兒爭氣一點,明天雙喜臨門!哈哈!”上官憫說著笑了起來。

    上官凌跑到鳳泠那里的時候,鳳泠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在吃飯。

    “鳳泠!”上官凌到了跟前,一肚子的話又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嗯,今天的紅燒肉很好吃。”鳳泠看了上官凌一眼,“有話直說,別扭扭捏捏的!”

    “鳳泠,咱們明天成親吧!”上官凌話一出口,就閉上眼睛,做好準備鳳泠要抽他了……

    “好。”鳳泠微微點頭。

    上官凌猛然睜開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鳳泠:“你說什么?”

    “耳朵又壞了?”鳳泠神色平靜地說。

    “你答應嫁給我了?”上官凌激動地跳了起來。

    “嗯。”鳳泠微微點頭。

    “啊!我也要成親啦!”上官凌大喊大叫著跑了出去。

    鳳泠看著他的背影,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默默地說了一句:“這傻子……”

    很快,整個府里的人都知道,上官凌和鳳泠回來了,并且明天也要成親了!

    大家當然都很高興,上官凌也真的有種到達了人生巔峰的感覺。穆妍說她會把一切都安排好,讓上官凌好好睡一覺,明天當新郎就是了,不過這對上官凌來說,注定是個不眠之夜了。

    連菁昨夜跟連夫人一起睡的,一早起床,吃了些東西,連夫人就開始給她梳妝打扮了。

    連菁也不知道穆霖到底醒了沒有,連夫人只說讓她先準備著。

    鳳泠那邊,穆妍已經把她拉起來,給她化妝了。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化妝,很不習慣,但是穆妍堅持說必須要化。

    化完妝,穆妍拿了銅鏡給鳳泠看,鳳泠看著里面那個妝容明艷的女子,都愣住了……

    “可惜了,不能看到凌師兄對著你流口水的樣子。”穆妍笑著說。

    “嗯,我自己看。”鳳泠依舊很淡定。

    “鳳泠,你是什么時候對凌師兄動心的?”穆妍一邊幫鳳泠穿嫁衣,一邊笑著問。

    鳳泠想了想說:“我說過我不能喝酒,一杯就倒,那天阿箏的兒子滿月酒,上官凌就勸我喝一杯,說應個景,沾點喜氣,其實我當時很懷疑,他是打算等我喝醉了占我便宜。”

    “后來呢?”穆妍直覺這應該是個很有趣的故事。

    “后來,我喝了一杯,但我喝之前就先服了解酒藥。”鳳泠說,“我對上官凌說,如果我醉了,他不可以碰我,他答應了,但當時我不信,想試試他。其實我知道,他最開始被我吸引,是因為我身上的香氣,他的嗅覺異于常人。我假裝醉酒,想看看他會做什么,結果他當真一點兒沒碰我,還是請了阿箏把我抱回去的,他就在我床邊的地上守了一夜,還說了很多……特別傻的話……”

    穆妍噗嗤一聲笑了:“你是不是一直記著,之前凌師兄親口說,他一聞到你身上的香氣就想撲過去?所以懷疑他對你的真心?”

    “我只是想看看,是身體本能的欲望讓他迷戀我的身體,還是他真的喜歡我這個人。”鳳泠神色平靜地說。

    “我只能說,凌師兄說聞到你身上的香氣就想撲過去,這絕對是真的,所以,他這段日子跟你朝夕相對,應該忍得很辛苦。”穆妍笑著說。

    “嗯,所以他今天不用再忍了。認識你們之后,我覺得成親是一件不錯的事情,有自己的孩子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鳳泠說。

    “你不會是為了生個娃,才跟凌師兄在一起的吧?”穆妍半開玩笑地說。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覺得他……傻得很可愛,正經起來也可以給我很大的安全感。”鳳泠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這邊上官凌已經穿著一身大紅的喜袍,滿面喜色地過來迎親了,那邊連菁心中還是有些緊張,也很期待,不知道穆霖到底會不會來。

    “岳母,我來接菁兒了。”聽到外面傳來熟悉的清朗男聲,連菁神色一喜就要出去,被連夫人拉住了。

    “他來了!”連菁很開心地說。

    連夫人給連菁頭上蓋了個紅蓋頭,連瑀把連菁背了出去,鄭重地交給了穆霖。

    穆霖打橫抱著連菁,把她放進了喜轎里面,在連菁耳邊說:“娘子,久等了。”

    連菁蓋頭下面的臉紅了紅,小手在穆霖腰間捏了一下,作為回應。

    這邊溫馨甜蜜,上官凌過來接鳳泠的時候就很搞笑了。

    因為發簪歪了一點點,穆妍要重新給鳳泠戴上,等在外面的上官凌就著急了,緊張了,大喊了一聲:“鳳泠,你要是反悔了,我們……我們晚點成親也行,我可以等你!”

    上官凌話落,被站在他身旁的蕭星寒踢了一腳:“不會說話就閉嘴!”

    等鳳泠被穆妍扶著出來,上官凌神情激動地上前去抱她,結果因為太興奮,差點摔了,又被穆妍踢了一腳。

    兩對新人要在神兵城中轉一圈,再回來拜堂,蕭月笙和蕭星寒分別作為伴郎陪著下了山,城中的人都紛紛出來看熱鬧,恭喜的聲音不絕于耳。

    府中熱鬧歡騰自不必說,兩對新人拜堂的時候,蕭月笙笑著對穆妍說了一句:“小弟妹,恭喜,終于把穆霖這個老光棍兒嫁出去了!”

    鬧洞房是沒有的,穆妍放話說讓他們趕緊入洞房生娃娃去,新郎都不需要出來敬酒,府里眾人接著慶祝,喝得很高興。

    洞房里面,穆霖把連菁壓倒的時候,連菁含羞帶怯地說了一句:“我還沒主動說過我喜歡你呢。”

    “嗯?”

    “我喜歡你呀!”

    “嗯……”

    另外一邊,上官凌掀了蓋頭之后就傻了,因為這樣的鳳泠他從未見過,美得讓他都忘記了呼吸。

    鳳泠以為上官凌會急不可耐地撲過來,結果上官凌深吸了一口氣之后,竟然默默地往旁邊坐了坐,扭扭捏捏地問了鳳泠一個問題:“鳳泠,你不會是因為喜歡孩子,想生孩子,才答應跟我成親的吧?”

    “如果是呢?”鳳泠眨了眨眼睛。

    “你真的不喜歡我啊……”上官凌眼神一黯,“雖然你能嫁給我我已經很高興了,可是……”

    “如果不是呢?”鳳泠再問。

    上官凌猛然抬頭,神色狂喜,看著鳳泠問:“你的意思是……”

    “是,我喜歡你。還不快過來,傻兮兮的,入洞房都不知道該做什么!”鳳泠伸手就把上官凌給拽了過去……
閱讀設置

鼠標滾屏說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設置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① 精彩小說《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連載于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更多關于《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內容, 請關注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本站已開通手機(m.kanshutang.net)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最新情節!
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作者:三木游游)及有關此小說《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④《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三木游游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小說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真人游戏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