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穿越架空 > 盛寵之嫡妻歸來 > 盛寵之嫡妻歸來目錄 個人書架  投票推薦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三千零八十章 大結局21(正文完結)

作者:失落的喧囂    

無彈窗,看的爽,手機請訪問!m.kanshutang.net 看書堂同步更新,速度快.

    “夫人?”她身邊的人看向她不知道夫人為什么看她們。

    夏氏想問她們也知道什么?是不是又有人亂說表妹和老爺有關系?她身邊的丫鬟婆子為辭海。

    “你們是不是也聽到了什么?”夏氏問了。

    她身邊的人其實是聽到了,以前她們不知道,現在都在說,老爺回府沒有顧忌找上夫人表妹。

    也不在意有沒有人知道——夫人的表妹也找老爺,他們見面說著,老爺幫著找人,很多人都說不對。

    老爺好像要收下夫人表妹到房里,她們,讓她們說她們不敢,可府里都在說了。

    夫人也聽到了!

    “夫人,奴婢們不知道。”她們還是不敢說。

    “表妹和老爺是不是有關系?不會有關系的是不是?”夏氏再次問,盯著她們,沒有人說話回答,都向著她低下頭,夏氏臉色變了變。

    她想去找表妹問清楚,找老爺問一問。

    表妹不會這樣對她的,不會勾引老爺的,表妹說她的目標是小叔子,老爺也不會這樣對她,她和老爺還有女兒。

    老爺怎么和表妹一起?

    心里想著,害怕擔心不相信,她問了問表妹在哪里還有老爺在哪里,表妹在自己的院子里,老爺回來了,她想先去問老爺,再問表妹。

    真的有什么也一定是老爺先起的心思,老爺開始的,表妹不會對不起她不會背叛她的,她不想問表妹心里相信表妹。

    她和表妹說,表妹會離老爺遠遠的。

    “我要去老爺那里。”夏氏說起來。

    “夫人你要去哪里?”

    夏氏身邊的人一聽看向夫人,夫人想?

    “我要去見老爺。”夏氏說了。

    她身邊的人見狀想說什么。

    夏氏沒有再說,帶著人去老爺書房,到了老爺書房,卻沒有看到老爺的人,只見到老爺書房的人。

    “夫人你怎么來了?”

    書房的人行了一禮。

    “老爺呢。”夏氏問起老爺去了哪里,為什么沒有看到沒有在書房里嗎?那去了哪里。

    對方看過來看了一眼,低頭說不知道。

    “夫人小的不知道,請見諒,老爺在書房呆了一會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不是他一個小廝能問的。

    他又看著夫人說了一聲,夫人找老爺不知道又有什么事?平時夫人都不來書房現在來了,他想到老爺和夫人的情況還有老爺的一些事。

    他不敢再看夫人,他只是一個小廝,守著老爺書房,夫人的性子他知道,不久前他本來不守書房,老爺的書房有女人看著。

    被夫人一說老爺處理了,如今他守在書房這里。

    “出去了,去了哪里,老爺。”

    夏氏一聽看著他,想了想,她不知道老爺去了哪里?老爺回來了一般都是在書房,要不就是找別的女人不會去正院。

    是和別的女人一起?是不是?她再看小廝想要問。

    “老爺不在書房去哪里了?”

    “夫人,小的也不清楚。”小廝再說:“是真的不清楚,老爺出去沒有說,直接就走了。”

    夏氏不信。

    小廝沒法說了。

    “是不是去找別的女人?”夏氏想到什么問了起來,老爺去找別的女人?是不是有別的女人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又跑出來,趁著她沒有注意到勾引老爺?表妹也不知道,還是說表妹,她想到表妹。

    “沒有,夫人。”小廝一聽夫人說就知道夫人想到了什么,趕緊說。

    夫人要是認定了到時候又是麻煩,要是找老爺,老爺那邊知道更是會生氣,他這個小廝還能不能活著都不知道。

    老爺一定會怪他。

    “夫人,小的不知道,老爺應該不是。”老爺去哪里了,他想了想,睥了一下夫人。

    “沒有?老爺難道找表妹去了?”夏氏心里忽然想到,她不想想的,還是想到了,猛的盯著小廝。

    小廝臉色一變看夫人,夫人怎么,怎么,他低下頭去。

    她身邊的人也沒想到夫人會這樣問,夫人問起來小廝呢怎么回答?

    “本夫人問你,老爺和表妹是不是有什么,你在老爺身邊服侍肯定知道,看到了,要是不說我就自己去找,到時候。”

    后面夏氏沒有再說。

    “夫人。”

    小廝:“夫人沒有,不是,小的不清楚,不知道,怎么會知道,老爺不會的,不會。”

    他馬上說起來。

    哪里敢說一個字,有些亂的說著,說到后來停下來。

    夫人怎么會想到知道了?不是說夫人不知道嗎,夫人知道了那?想到老爺的事,他想到老爺吩咐還有老爺說的話。

    他不能讓夫人知道,老爺,老爺現在去找人了,要是夫人去看到?

    事情就瞞不住夫人,不過老爺最近好像不打算再瞞了。

    夫人知道就知道了。

    夫人身邊的人也看著他。

    夏氏身邊人聽到小廝說沒有,不知道是真是假,回頭看向夫人。

    “真的不知道,老爺沒有和表妹一起?”夏氏也不想這樣想這樣問,她還是上前一步,看向小廝。

    書房本來是有一個女人的,后來老爺處理了,在表妹來了府里不久,以前她沒有多想,如今想到表妹想到老爺,看著眼前小廝。

    “夫人,你怎么這樣想?老爺怎么會這樣,不會的夫人。”小廝不知道夫人為何這樣想這樣說,是最近的風聲夫人也聽到?他還是替老爺說著,等夫人真知道再說吧,他這樣應該不會錯。

    夫人身邊人也看著他,他望了一眼。

    “不會嗎。”夏氏也希望不會。

    “夫人,老爺說不定有事。”夏氏身邊人這時開口。

    “你們明明也聽到什么。”夏氏看她們,她們望著夫人不再說。

    “我也不想這樣想。”夏氏再說,看向小廝還有身邊人:“但我想看一看,我不想再懷疑表妹還有老爺。”

    “那夫人就不要想。”小廝再道。

    夏氏盯著他。

    “夫人,老爺小的不知道,夫人想太多了。”小廝又說起來。

    “我不想,但,事情發生了。”夏氏又說,而后她再看小廝。

    “老爺回來馬上通知我,表妹在自己院子里,老爺,我要去看看找表妹。“夏氏決定去表妹那里看看,找表妹,看了身邊的人,她身邊的人也看著她點頭,夏氏轉身就走。

    帶上身邊人去了。

    “夫人。”

    小廝一見想要追上去,夫人要去找?那老爺的事,他叫了一聲可是夫人根本不理他,想到什么,他準備派人去通知一聲老爺。

    等夫人走遠后,他叫了一個人問了問走了出去吩咐起人來,小聲說了要做的,讓人快點去找老爺和老爺說一下夫人的事,讓老爺知道夫人知道的事。

    等人走了小廝才回去。

    夏氏走著走著,停下來。

    “夫人為什么不走了?”她身邊的丫鬟婆子望著她,夏氏側頭看了她們才:“我怕看到不想看到的。”

    還是到了表妹住的院子。

    “夫人到了。“夏氏身邊的人說起來,夏氏看著里面,沒有讓人去叫人,看到守在外面的人,也沒有讓人去通報,就站在那里,并沒有第一時間進去,守在外面的人見到她來好像沒想到除了意外還有別的什么,叫了一聲行了一禮。

    夏氏看著,什么也沒有說,望著身邊的人。

    “夫人?”

    “你說她們是不是沒想到我會來,不想我來不想我進去。”夏氏說道,她身邊人也看出來了一點,夫人。

    “表妹在嗎?”夏氏走過去。

    守在門口的人應了一聲。

    “在,只是。”她們想要說什么沒有。

    夏氏就像沒有看到一樣:“看你們的樣子表妹沒事?我來找表妹有話說想找她,她是不是和誰在一起,是不是不是一個人,有人也在?”她問了。

    她身邊人意識到看過去。

    “沒有。”守在門口的人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不敢說什么話,過了一會想說是又說了沒有,眼前人的到來是她們沒想到的。

    夏氏再看她們,她們說不出話。

    “我們進去。”

    夏氏道,帶著身邊人進去,守在外面的人看著進去的人,知道不好,想要追上去想要叫住想要再說什么都不可能。

    可是想到里面她們擔心,一旦讓人進去看到那么——

    對視一眼,有人留下,有人進去跟著后面,快步追到后面追了進去,想要追到前面去,但又不敢,只能跟在后面,夏氏聽到身后有腳步聲,腳步沒有停。

    后面追過來的幾次超過一點又退下,夏氏不久看到了想要看到的。

    老爺,表妹。

    老爺抱著表妹,他們在一起。

    沒有看到之前她還可以騙自己,不去相信聽到的風聲還有相信表妹說過的話還有老爺和表妹不會如此對她。

    他們是她最親的人,甚至過來的路上,她哪怕再是懷疑再是想著還是不希望真看到這一幕。

    她希望來表妹一個人在,老爺也沒在這里,表妹她安慰了好久。

    找不到悠姐兒不是誰的錯,看來表妹找上老爺幫忙了。

    怪不得都說老爺幫著表妹。

    “老爺,表妹。”你們真的騙了我,在騙我,把我當成傻子一樣,你們到底在一起多久,應該早就在一起了吧。

    夏氏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看著就看著,手顫抖,整個人快站不住,想要軟倒下去,但表妹和老爺的親密讓她強撐著。

    老爺真的和表妹有關系,真的一起,她太相信表妹了,表妹說什么就信什么,從頭到尾都相信,有人提醒也不放在心上,她到底有多傻?

    她以為表妹可憐,以為表妹可以幫她,事實上呢,表妹和她搶老爺,她就算不相信老爺也相信表妹。

    表妹為什么要對不起她?她哪點對不起表妹,外面那么多男人,表妹想找男人可以去找,她想勾引小叔子也去。

    為何要搶她的男人?

    她身邊的人也看到,夫人,老爺,表——她們不知道說什么,呆呆的看了一會再看夫人,夫人。

    “夫人,老爺,還有。”她們想說什么不敢。

    后面追來的人急得不得了,發現自己還是沒有攔住遲了一步,往里一看再看夏氏,跪了下來。

    夏氏和身邊人沒有理會。

    “你們也看到了。”

    夏氏喃喃自語,她身邊人不敢說什么。

    “老爺,表妹。”夏氏再開口,手不再顫抖,可是心又冷又寒,他們怎么能這樣對她,怎么能這樣做?

    “誰?”紀大老爺還有夏氏表妹看了過來,他們也聽到動靜,一下看到夏氏。

    紀大老爺皺眉,不知道她來干什么,放開夏氏表妹看著她。

    夏氏表妹也看到,沒有什么表情變化。

    夏氏更怒,走了進去,帶著人。

    “夫人。”

    “老爺你和表妹怎么能這樣對我?”夏氏說起來,邊走邊說。

    “怎么樣?”紀大老爺問。

    夏氏表妹沒說話。

    她也看到門口跪著的人,安排在外面守著的,現在表姐進來,她們沒有用沒有攔住,不過也沒什么了。

    “你來干什么?”紀大老爺又問起夏氏來,好像并不想她到來,皺眉更緊。

    夏氏心痛。

    “表姐來找我吧,不知道找我干什么。”到了這一刻夏氏表妹也不在意了,開口問了表姐,站在表姐人旁邊。

    一點沒有羞恥感好像她才是紀府大房夫人。

    紀大老爺看她一眼,點頭,沒說話,夏氏表妹很從容。

    這令夏氏說不出的恨:“表妹,老爺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怎么可以在一起,你們。”她沖進去沖到他們面前質問。

    夏氏表妹仍然沒有羞恥。

    “怎么不可以?”紀大老爺反問,沒有耐心,夏氏表妹想著自己女兒不見了,找不回來,她用不上表姐了。

    “老爺,表妹。”

    兩個最愛最親的一起對不起她,一起這樣問她,夏氏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好像痛到極點,他們沒有感到對不起她,沒有一點愧疚,看他們樣子就知道,她呢這么痛苦,為什么現在才看清才發現?

    他們好像不怕她知道,一點也不擔心。

    以前要是相信婆婆的話就不會這樣。

    “還有什么事要說?”紀大老爺又問。

    夏氏表妹:“表妹來找我是有悠姐兒消息?”紀大老爺跟著再問一遍。

    “老爺你和表妹,我一直不信,也沒有懷疑,你們。”

    夏氏后退著。

    門外,有一個人過來,想要見老爺和守在門外的人說了說,他是小廝派來的,得知夫人已經帶人進去,可以見到老爺了,這個人知道來晚了,他還是進去。

    看著夫人還有老爺,夫人表妹。

    “老爺,小的來遲了,夫人去書房找你,來了這里找你。”來人說著,紀大老爺看他一眼沒說什么話。

    夏氏表妹盯著表姐:“表姐還有話要說?”

    夏氏看著這個人。

    身體一晃倒了下去,還是撐不住了。

    夏氏表妹只看著,紀大老爺也是,讓人扶著,夏氏看了好一會,閉上眼晴,她身邊人扶住了她。

    *

    夏氏病了,病倒了,病得很嚴重,下不了床,紀大老爺并沒怎么,只是交待人服侍好夫人就走了,夏氏表妹看著病倒的表姐笑了笑。

    夏氏閉著眼躺在床上,什么也說不出,她身邊人看著夏氏表妹,夏氏表妹走了。

    紀老夫人知道老大媳婦病了,還說怎么病了,之前不是沒病好好的嗎?問了身邊人,張嬤嬤也派人問了下。

    知道了原因。

    紀老夫人又想到悠姐兒那丫頭沒找到,本來就不順利,想著就煩,大房那邊老大媳婦還有她表妹一直找著人,府里也安排人找著,找不到人就是真出事不知道怎么辦,如今老大媳婦也病了。

    再問老大媳婦表妹呢,得知沒有,老大媳婦表妹才該是病倒的人。

    她才是當娘的,可是老大媳婦病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該病的沒有病還好好的,不該病的病了,難不成這個姨母還比當娘的更擔心不成?

    不知道了,紀老夫人不去想了。

    “老夫人,外面都在說大老爺和大夫人表妹的事,有風聲了。”張嬤嬤看老夫人,老夫人想完她回答完老夫人的話再說。

    老夫人應該聽出來。

    紀老夫人聽她一說是反應了過來,看著她:“你的意思是說有風聲,那么老大媳婦再次聽到?不是不信嗎?這回也該不信,怎么病了。”

    她沒有出去,沒怎么聽說,張嬤嬤先前就聽到點風聲,大老爺和大夫人表妹關系——

    問了后知道得更清楚了,聽到老夫人的話。

    “老夫人,可能是聽到風聲又看到什么吧。”

    張嬤嬤回答。

    “你的意思,我知道了,老大媳婦知道了看到了,親眼看到不能不信了,然后病了,老大還有她表妹呢?”紀老夫人再問。

    “大老爺沒管,大夫人表妹也是一樣,大夫人病得不輕。”

    張嬤嬤又說了。

    紀老夫人一嘆,嘆息著,就知道會這樣,她派人去看了看,得知老大媳婦是怎么回事,和張嬤嬤再說了下。

    真的是親眼看到,老大媳婦那樣親眼看到,氣得昏過去,沒氣死算好的了,換一個人都會如此。

    老大他們太過,想著紀老夫人想譴責一下老大他們,也知道譴責也沒我大用,還不用——

    讓老大好好守著,至于夏氏表妹那個女人她沒理會。

    先讓老大媳婦醒了再說。

    可老大媳婦醒來后病還是沒有好,反而病得越來越重,紀老夫人都帶人去看過,府里的人都去看了。

    還有她的孫女也回來。

    可是也沒用,知道了一切也勸不了老大,老大只知道幫著出去找悠姐兒,夏氏表妹也是一樣,

    眼看著老大媳婦不行,紀老夫人想趕人走了。

    還是和老四媳婦老二媳婦說起。

    老四媳婦告訴她一件事,她才讓老大媳婦表妹出了府去找人了。

    老四媳婦說悠姐兒是被穎哥兒丟出去的,問明了原因,紀老夫人沒有說什么,沒怪誰,和老大媳婦那表妹說了。

    當然她沒有明說。

    只是說有人看到悠姐兒在哪里,好像是被人抓了起來,送出了京城,老大就幫著去找。

    老大媳婦表妹在府里呆不下去,出府去了。

    老大還要親自去,紀老夫人想辦法攔了他,不讓他去,他沒有必要去也不用親自去。

    府里很多事需要他。

    還有他這樣離京算什么,發不容易攔下老大。

    夏氏表妹她派人跟著,不讓她再回來,還有悠姐兒,夏氏表妹兒了留在府里也沒什么,再找機會處理就是。

    這一切都是紀老夫人私下想的。

    由于廖丫頭的事真相出來了,府里沒有退親,廖府那邊也派人說了一聲,廖府知道事情真相,也派了人出京。

    然后兩家還是如故,外面亂說的,想辦法解決了,解釋了,說是有人算計,至于是誰沒有說太清。

    廖丫頭并沒有和別的男人如何,那個賊早抓到,就算還有亂說的,紀府不在意事情也漸漸過去。

    紀穎成了親,到了成親的日子,娶了廖含丹。

    紀禛也帶著人回了京城。

    懷里抱著兒子。

    很受紀老夫人蕭菁菁她們喜歡。

    紀穎成親前,安置在莊子上的那個女人也生產了,生了一個女兒后想要見紀穎,紀穎沒有去,只是派了人去。

    那個女人還有生的女兒一直留在莊子上養大,紀昕顏一直沒有成親,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一起為女性的地位努力。

    跟著葉蓁,加上她寫的書哪怕過了多年還是很流行,很多人看。

    在歷史上留下了名字。

    寧晚歌在之后被紀老夫人定了親,嫁了一個不錯的,等到她的弟弟長大,也出了紀府考了科舉中了舉人。

    和紀府一直走動著。

    徹底解開海禁也在紀穎的努力還有皇上的努力上實現了。

    沒有過多少年,紀堯退了下來,把一切交給年輕人,帶著蕭菁菁出府出京四處游玩,實現年輕時候說的承諾的話。

    葉蓁也組織了不少人一起到處玩。

    紀禛一直在外放,直到中年才回到京城。

    紀府一直身受皇寵。

    等到老一輩的老的老,死的死,吳老夫人紀老夫人都不行了,一前一后在一個很好的日子閉上了眼晴。

    趙嬤嬤也不太行了,眼晴真的看不見,服侍不了郡主。

    蕭菁菁和四爺回到京城,然后又再次離去。

    在老年他們走遍了整個天下,還去了海外,寫了游記,這本游記一直保存到了近代。

    蕭菁菁和四爺老去后回了一趟京城。

    蕭菁菁先病倒。

    躺在病床上的時候她想到前一世和四爺的種種,四爺也老了很多,坐在床邊拉著她的手。

    “菁兒快好起來,我們再去玩,你還想去哪里?不是想去更遠的地方?”

    “四爺我不行了。”可能去不了了。

    蕭菁菁道。

    她老眼昏花,看不見也聽不清了,四爺還是她的四爺,紀堯沒有傷心,他會一直陪著菁兒,就像他們這么多年扶持著走到現在。

    就像以前一樣。

    “菁兒。”看到菁兒閉上眼晴,紀堯也沒有什么好說,要說的已經和子孫說過了。

    菁兒去了他也會跟著去。

    紀昕顏他們也老了。

    都回來,帶著小一輩,守在床前看著娘還有老了的爹。

    蕭菁菁是在一個早上躺在四爺的懷里去的,紀堯也沒有過多久,抱著菁兒閉上了眼。

    紀昕顏紀穎他們知道爹和娘一輩子恩愛不離,沒有分開過,他們也知道娘去了,爹也不會獨活。

    把爹和娘葬在了一起。

    2019年。

    蕭菁菁醒了過來,她記得自己病得死了,為什么還能睜開眼還活著?她看著四周,四周是她沒有見過的,一切新奇又不同。

    她坐了起來,這時有人進來看到她醒了:“菁菁你醒了好點了嗎?”

    是一個女孩子,有些像葉蓁。

    蕭菁菁沒有說話,她覺得太奇怪,看著眼前的人就看著,忽然聽到什么,看了過去,是兩個穿著白色長褂的女子她們拿著一個奇怪的東西說著。

    一邊看一邊說。

    “你昨晚看沒有看嫡妻歸來那個電視?里面都是有原型的,聽說是真實的歷史,紀氏家族一直到近代都還在,里面的男主紀永叔一生只愛妻子菁華郡主一人,紀太傅就是我的男神,聽說是歷史第一美男子,一生一世一雙人,真好,昨晚演到大結局了。”

    “看了,我也喜歡,羨慕菁華郡主極了,不過聽說歷史上的菁華郡主也是美艷絕倫,要是生活在古代多好,可以看一下。”

    “你還想穿越呀?”

    “要是能穿越回去就好了。”

    “我倒是不想,我還是天天看著紀醫生好了。”

    蕭菁菁聽著熟悉的名字,熟悉的一切,有些沒有聽懂,她覺得自己好像又重生了?忽然那兩個人叫了一聲紀醫生。

    像是動不了了,眼晴直直的。

    身邊像葉蓁的站起來看出去。

    蕭菁菁不由跟著看過去。

    “紀醫生來了,菁菁。”

    門口,穿著奇怪的白色褂子的男人走進來,看過來,蕭菁菁呆住了,四爺,她看到了年輕的四爺。

    “四爺。”

    紀堯看著蕭菁菁:“菁兒你醒了。”走到近前笑了笑。

    蕭菁菁呆了,他們在哪里?不過看著四爺,她不再害怕,有四爺在不管在哪里她都安心,無論是再活一世還是緣定三生,她只想和四爺一起。

    生生世世在一起!

    她很開心!

    下了幾天的雨停了,彩虹掛在天空,陽光照進來,一室美好!

    ------題外話------

    推薦喧囂的新文《盛寵之嫡妃歸來》比本文更精彩更好看,大家多收藏評論啊,這篇文我發了紅包,大家訂閱領取啊,新文我也發了收藏紅包回饋讀者們,大家收藏領取,么么噠。
閱讀設置

鼠標滾屏說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設置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① 精彩小說《盛寵之嫡妻歸來》連載于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更多關于《盛寵之嫡妻歸來》內容, 請關注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本站已開通手機(m.kanshutang.net)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盛寵之嫡妻歸來》最新情節!
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盛寵之嫡妻歸來》(作者:失落的喧囂)及有關此小說《盛寵之嫡妻歸來》 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盛寵之嫡妻歸來》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④《盛寵之嫡妻歸來》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失落的喧囂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小說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真人游戏角色